胡律师:13306647218

如何加强境外投资管理!解读丨加强企业境外投资宏观指导

时间:2021-07-19 07:07:18

解读丨加强企业境外投资宏观指导 应对国际形势新变化

个人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王丽娟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新办法》)。新办法自2018年3月1日起实施,届时《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将同时废止。国家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新办法作为境外投资管理的一项基本制度,在“分销服务”三个方面推出了八项改革措施,旨在加强境外投资宏观指导,优化境外投资综合服务,完善境外投资全过程监管,促进境外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维护我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

管理制度落后难以适应投资出现的新问题

近年来,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发展迅速,中国在海外投资方面位居世界前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员罗玉泽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企业竞争力的提高,外资增长是大趋势,外资在拓展国际市场、获取发展所需能源、学习世界前沿技术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洪松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中国对外投资的增速相对较快,尤其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近十年来,我国外商投资增长表现十分突出,外商投资与外商投资基本保持平衡,甚至超过外商投资。

但近年来,国际投资环境复杂多变,海外投资发展出现一些新问题、新情况,促使我国改革管理体制。

罗玉泽认为,近年来,我国对外投资快速增长,尤其是2016年增长了44%。但是,由于制度建设没有及时跟上,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大非主体投资、“大母小童”、“快投快出”等从国家利益和商业角度出发的非理性投资现象,加剧了我国的金融风险。此外,一些猜测也将失去中国对外投资的整体形象。他认为,新措施的出台丰富了企业对外投资的政策体系。2017年以来,中国加大了对海外投资的监管力度。5月中央深改组审核通过《关于规范企业海外经营行为的若干意见》,12月五部门联合发布《民营企业境外投资经营行为规范》。同时,关于国有企业境外投资规范的文件也在研究制定中。现在引进了一种新的方法,可以说是一套政策“组合拳”。

洪松认为,有两个因素促使采取新措施。一是外商投资过程中出现了新情况、新问题。一方面,近年来我国对外投资日益受到欧美国家的限制,投资环境越来越复杂,新情况层出不穷。另一方面,在对外投资过程中,一些中小企业不符合当地投资的整体发展要求,特别是环保要求,导致许多问题。应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迫切需要政策支持。

二是旧的管理体制不能适应新的形势。我国对外投资发展越来越快,以往的管理方式在很多方面都不规范,尤其是企业对外投资审批程序不合理,已经跟不上发展需要。因此,我国必须改革管理体制,进行调整,以适应未来的发展。

新办法由注重程序转为更加综合型的管理

罗玉泽认为,刚刚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的第一战。当前,世界经济形势相当复杂,包括大国和有影响力的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在努力调整战略和政策,其中

“新办法宽严相济,‘分配诉讼’的结合对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影响。但是影响是一样的,就是对于新制度、新政策的出台,企业需要一个熟悉的流程,有一定的学习成本。准确理解和掌握后,就可以利用它的便利,避开它划定的红线。”罗玉则认为。

在罗玉泽看来,与以往的政策相比,这种新方法最大的变化体现在文件名上。2014年9号文件名称为《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但本文件名称为《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主体由“境外投资项目”向“企业境外投资”转变,监管重点调整,链条延伸。例如,境内企业和自然人通过其控制的境外企业进行的境外投资纳入管理框架;管理内容去掉了“审批备案”的关键词,标志着从注重程序转变为更加全面的管理,比如丰富服务内容,加强宏观指导和信息服务。

罗玉泽表示,新办法的另一个亮点是利用信息化手段简化监管,比如取消地方初审和申报,地方企业可以通过网络系统直接向国家发改委申报。取消项目信息报告制度,也方便投资者及时开展实质性工作,而不是等待发改委的确认函。简化前期管理环节,便于企业抓住稍纵即逝的投资机会。

未来政策还应继续优化对企业的服务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表示,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为落实新措施,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期重点做了三项工作。一是发布了新办法规定的配套文件,包括敏感行业目录、相关格式文本及其附件清单等。二是构建新方法提出的网络体系。三是加强指导、培训和监管,提升国家发展改革系统海外投资服务水平和监管能力,共同把新举措落实到位,更好地推动企业“走出去”稳健而深远。

对此,罗玉泽认为,构建成熟的海外投资管理体系需要经历一个过程,需要实践,发现问题,总结经验,同时不断完善。此外,系统的准确实现也非常重要。执行不到位,就达不到预期的政策效果,过度执行就会扭曲经济行为。实际情况非常复杂,变化很大。在执行过程中,需要建立统一、公平、透明的标准,同时保持适度的灵活性,不能独断专行,需要以原则为框架。

宋宏泽认为,即使政策落实到位,未来也要继续优化对企业的服务,要多考虑以下两点。首先,政府应该帮助企业应对复杂的海外投资政治环境。中国不断加强便利化推动企业走出去,而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企业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很难独自应对。因此,政府应该及时向企业提供帮助,加强经验交流,加强培训和教育,以应对越来越多的限制。

第二,政府要根据企业的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对于国有企业的投资,由于投资规模比较大,影响比较大,更多的是后续的监管和管理,包括与国际接轨对公司治理的影响。对于中小企业的投资,由于他们不完全了解当地的投资法律和政策,对外投资的盲目性比较大,所以政府应该提供更多的帮助,行业协会也应该发挥更多的作用,让中小企业在国外投资时更加谨慎和规范